? 三十二、蟊贼操碧火 - 赤城 七夕适合发多少红包
首页 书架

赤城

三十二、蟊贼操碧火

收藏书签 字体:16+-

这条恶蛟生长与碧寒潭,天生阴气太重,虽然血肉也有大补之效,但寻常人根本吃不得,就连修行之士也要运功方能消化,还不如自己辛苦打坐修炼了。

白胜眼瞧着白雀儿和尹庆雪两姐妹收了几卷蛟皮,抽了蛟筋之后,想要把这条恶蛟的尸身重新推入碧寒潭,这才开口说道:“既然两位师妹不需这条恶蛟的血肉,不如留给为兄算了,我四师兄养的几头猛兽正缺这样的上等肉食。”白雀儿自是不会拒绝白胜这个要求,所以他探手一抓,便把这条恶蛟的尸身收入了五**尊者的法宝囊中。这玩意他虽然吃不得,却可以在修炼玄冥通幽法的时候,用来防备九幽邪灵反噬。

白胜自觉修炼玄冥通幽法颇有余力,但这跟多准备几手没甚冲突,只有真正的傻瓜,才会相信世上有不会犯错的人,认为自己在什么事情上都绝逼的不会出错,更是傻瓜中的太子瓜。

白雀儿本还有心分一些蛟皮蛟筋给白胜,但是看到白胜从容的样子,不由得暗暗忖道:“我们师徒费尽心力筹划要杀这条恶蛟,几年下来仍旧没有十足把握。但他只是一剑就斩杀了这头恶蛟,如此相差天地远,段师兄如何瞧得上这些东西?何况这些东西对绝顶的武者或者还有些用,对剑侠中人已经用处不大,我还是不要开口了罢。”

白胜觉得此行倒也不是没有收获,虽然耽搁了一日,但也没什么大不了。他举手跟白雀儿和尹庆雪招呼一声说道:“我还要去天屏山给一位长辈送信,既然此间事儿了,就不肯两位师妹回去了,大家就此别过。”白雀儿和尹庆雪两姐妹虽然觉得不舍,但也没甚借口挽留,只能跟白胜隐隐道别。

白胜把独角喷云兽一拍,正要往天屏山方向赶路,就听到一声阴惨惨的怪笑,叫道:“你想走哪里去?”然后就有一道惨绿鬼火都人头扑下,把白胜和白雀儿,尹庆雪一起罩住。

白胜剑术虽然厉害,但是却没什么得力的防身手段,得自五**尊者的几件法器都不是能轻易显露出来的东西。所以面对这一股看起来十分邪门的惨绿鬼火,根本也就没有想过硬挡,他的飞剑也没这个品质。白胜只是将身一滚,就落在了避寒潭中,而他的那口飞剑已经化为流星,刹那间就催到了最高速度,往偷袭者的方向落去。

那出手偷袭的人本拟自己的法术厉害,又是一个冷不防,在三人最放松的时候出手,这一手碧灵阴火定然可以奏功,最少也能伤一两个敌人。但白胜这一剑反击的恰到好处,让他也不得不收拢了发出的惨碧火焰挡住了这一剑。

这一手围魏救赵的功夫,在加上临机应变,让白胜立刻就扭转了战局。

白雀儿和尹庆雪两师姐妹,一个有一套阵旗在手,一个有两口师传飞刀,但是反应却比白胜慢了许多,若不是白胜反击的快捷,她们也就被偷袭的那人给伤了。白胜给她们争取了一刹那的缓手,白雀儿立刻就把阵旗抛出。她正要连白胜和自家师妹一起护持在内,却没想到白胜反应的更快,抢先一步躲入了碧寒潭之中,白雀儿也只有先把自己和师妹护住,断喝道:“何方蟊贼,居然敢卑鄙偷袭。”

白雀儿放出了阵旗之后,显得比白胜都要从容的多,毕竟她所用的法器在品质上非是白胜那口破铜烂铁一般的飞剑可比。只是刚才的惊险,也让白雀儿暗暗后怕,同时对白胜的剑术也越发的佩服起来。

那人嘿嘿一声冷笑,双手一压,立刻便有无穷碧焰飞出,落在白雀儿的阵旗放出的云霞之上,立刻就灼烧起来。同时他也飞出了一股火焰,往碧寒潭中烧去,竟然是打了两厢一起下手的主意。虽然偷袭不得,但这人仍旧对自己的碧灵阴火有十分信心,虽然比起偷袭得手来,总要多花费许多手脚,但自忖凭了真实本领仍旧足以击败三人。

白胜在水底下,这会却有些叫苦不迭,原因无他,只因为那口飞剑的品质实在太差了。刚才他反击的时候,连敌人也没瞧得清,只是凭了感觉催剑,自然不能把本身剑术发挥出来。若是当面斗剑,白胜必然能够把剑术使的神出鬼没,纵然那人的法力诡异也未必就输了,但是刚才因为情况突变,他的那一剑就跟偷袭那人的碧灵阴火硬拼了一记。

那人的碧灵阴火歹毒无比,专门污秽修道之人的法器飞剑,白胜的飞剑本质又弱,所以那一记硬拼,他吃了点小亏。虽然不至于立刻就驾驭不住飞剑,但飞剑运转起来,就有许多滞碍,须得温养一时半刻的才能运用自如。

“亏了我反应快捷,躲到了碧寒潭水下,水能克火,我就不信他的鬼火在水底下也能烧的起来。”

白胜早就把飞剑收回,催动真气炼化飞剑上的邪气,本拟撑过这一时半刻,才冲出潭水去给白雀儿、尹庆雪助阵。白雀儿是凝煞的修为,虽然最多只有一二层的火候,但拼了那套阵旗手段也自不凡。尹庆雪的功力虽然略差,但有两口师传飞刀,也不是个弱手。白胜倒是对这对师姐妹有信心,觉得她们就算胜不过那人,替自己争取一些时间总还可以。

但就在这时候,那股碧灵阴火居然穿透层层水波而下,只是在水底看起来就非是一股火焰的模样,而是一股碧惨惨的烟气。这股碧灵阴火犹如带了灵性,毒蛇一般冲着白胜游了过来。

“这鬼火还真讨厌!”

白胜已经是先天修为,在水下可以闭气甚久,凭了一股先天真气支撑。故而他立刻往水下沉了下去,他倒不在奢望碧寒潭的潭水能够阻隔这股碧灵阴火,而是指望潭水能隔断白雀儿和尹庆雪两姐妹的视线,这样他用玄冥通幽法却敌,就不会暴露这些见不得光的手段了。

至于那个偷袭者,白胜就并没打算让他活下来,所以就不怕两人交手的时候,被人识破自己的法术来历。

收藏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