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 三十六、阴阳县令(一) - 赤城 七夕适合发多少红包
首页 书架

赤城

三十六、阴阳县令(一)

收藏书签 字体:16+-

“若我日后出师,当然会去看了。”

白胜只呆滞了片刻,这一句讨好的话就脱口而出。尽管他心里其实并不那么想,但是理智和做男人的经验告诉他,别的回答都很容易吊丝。

尹庆雪果然脸上露出微微羞涩的笑容,神色间跟白胜就多了一两分亲昵。

竟陵城把守城门的官兵见两人江湖打扮也不敢为难,只是老老实实的收了入城的税金,便放了两人进去。两人并肩入了竟陵城,白胜就忍不住感概一声,登觉心头一畅。阎浮提世界虽然仙侠修真,但寻常百姓的生活还是颇艰难,并没有什么法术被用来推动社会生产力的进步。修仙的人都是占据名山,只管自家逍遥,谁也不来理会这些凡俗百姓。故而这竟陵城看起来就如那些历史悠久的城市一般,除了不见现代化的设施,竟然让白胜有一种去某个古老城市旅游的感觉。

“虽然这座城市比不得现代的大都市,但却比那些旅游城市好多了,至少这原汁原味一项就能胜出太多,不似那些旅游城市有许多虚假的堆砌。”

白胜行走在这座城市之间,似乎也渐渐融入了这个时代,完全忘记了自家穿越者的身份。体内的赤城真气活泼泼滴,随机流转,在白胜忽然生出许多莫名感悟的一刻,似乎也变得更为灵动。白胜虽然偷着修炼玄冥通幽法,但也从未放弃过赤城心法的修炼,只是他心思不在这门心法上,平时修炼起来十分轻松,再没有段珪那样的纠结心思。

赤城仙派的心法最重赤子之心,所以白胜无意中反而契合了赤城心法的需求,只是他并不自知而已。

这种感觉十分美妙,白胜亦不想打破,尹庆雪见白胜进入竟陵城之后,似乎忽然透出一股清灵之意,两人并肩而行,颇有一对璧人之似,所以也不说话,生怕打破了这种微妙。两人就这么在竟陵城中胡乱走去,白胜抱着一种极端放松的心情,不拘是什么店铺都要去晃一下,不管是什么名胜古迹都要玩赏一番,一时间居然浪费了个把时辰,看看天色将晚,这才忽然瞧到前方有一座优雅的客栈,因为在竟陵城边上,故而并不十分热闹,来往的客人不多,反而透出一股雅意来。

“尹师妹,我们今晚就在这里投宿好了,我看这里似乎也还干净。”

尹庆雪自是连连点头,半句违拗的话也不说。

白胜兴致勃勃的走入了这家客栈,笑呵呵的叫道:“店家伙计,不知你们可有客房,我要两间最好的。”

店中的四五个伙计正有些百无聊赖,凑在一起胡吹乱侃,听得有客官来上门,立刻就有两个腿脚快的迎了出来,都是一脸含笑的说道:“有的,有的,客官可要饮食一番,我们店中的卤味和老酒也是远近闻名,许多客人都指名要品尝。”

白胜点了点头笑道:“那就随意来几样吃的好了。”

他随手扔出半块碎银子,那两个伙计登时两眼放光,越发的勤勉,前后乱跑,招呼的无比周道。白胜这时候才从那股神妙难言的境界中缓缓淡出,但是那一股天地合一,我在其中的玄妙感觉,却深深的烙印在他的本我意识之中,再也不可磨灭。经历此一番感悟,白胜虽然法力未有多少增长,但是体内的赤城真气却显得活泼了许多,运转起来更为灵动快捷。

白胜跟尹庆雪寻了一个雅座,略进晚膳的时候,他才微微回味过来,暗暗忖道:“方才那股感觉如此奇妙,莫不是先天四境中的天人之境?天人境据说乃是感应境界的最后一关,若能堪破便可着手凝煞,踏入真正的修道层次。所以才有古人所言,堪破先天为道人,铸就金丹为真人之说。”

白胜穿越之前只是寻常人,对修行上的很多事情都有些模模糊糊,何况这些事情就连段珪也不知道,他就更不能从掠夺来的记忆中得到帮助。

白胜微微沉吟了一会儿,便被尹庆雪打断了思索。却是这小妮子听得伙计说,金陵城最近发生了一件奇事,晚上许多人都要闭门在家不敢出去,便多询问了几句,把白胜的注意力也吸引了过去。

就连现代社会,每个大学和比较故老的建筑都会附会有许多灵异的传闻,在这个仙侠世界,没有种种不可思议的事情反而显得太不正常。但那个伙计所言的事情,还是让白胜听得有几分毛骨悚然,他是剑术高手,不是傻大胆,这点就算是身怀法术,懂得驭剑百步的本事也不能改变,最多就是底气比较壮一点而已。

那个伙计说的奇事,出现在数月之前,竟陵城来了一位新的县令,这位县令上任的时候孤身一人,当时也让竟陵城上下颇议论了一阵子。县令虽然不是什么高官,但身边带几个家仆,小厮,甚至一两位夫人上任,也都算是惯常。就算上任前家境较为窘迫,至少也会带个老仆人或者书童随身,这般孤身一人上任的县令,不要说在竟陵城,就算在华胥国内都少有听闻。

不过这件事还算不得奇怪,故而大家一轮几日也就忘怀了,但接下来的事情就透着古怪。这位县令上任以来,就闭门不出,偶然有些断案,也是三言两句便把人打发走,虽然办案还算公允,却但如此行径却让街头巷尾渐有许多传闻。再然后,大家便时而能够听到县衙内夜夜传出各种稀奇古怪的声音,万分凄厉的怪笑,一到了夜里县衙附近再也无人敢去。到了后来,就连许多衙役和本县的班头,还有师爷都不敢去点卯,躲避在家里,再也不去履行职务。

那位县太爷也不管这些下属,似乎无人来打扰,他一个人更是欢喜。因为县衙中的人都散的差不多了,加上种种怪异的传闻,敢去县衙打官司的人也几乎绝了足。但这些都不是最为诡异的,最为诡异的是,最近月余经常有人在夜里听得街头有队伍敲锣打鼓,招摇过市。有胆大的偷着从家中出去观瞧,却是一队衙役簇拥着一座官轿在城中乱晃。那些衙役个个手足轻飘飘,看起来不似本城的那些老人,而且那座官轿每次都会在街上绕一圈后,就直入县衙。

收藏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