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 四十一、至爱至恨,至爱至毒! - 赤城 七夕适合发多少红包
首页 书架

赤城

四十一、至爱至恨,至爱至毒!

收藏书签 字体:16+-

“真他妈的……世上最毒妇人心!还能有比她更狠毒的女人么?”

白胜忍不住声嘶力竭的骂了一句,但眼泪立刻就不争气的淌了下来,他现在总算知道,为什么古人可以说出“男儿有泪不轻弹,只是未到伤心处”那样直刺人心的话。

不是真的伤心,像他这种人根本不会落泪。

朱然默不作声的从车上搬下来一个纸箱,对他说道:“我妹妹说,虽然那一剑已经够狠,但她还是决定再补上一剑,杀的你永世都翻身不能……这里是她从小到大所有的照片。朱夜说,这些全部都给你。”

白胜根本就不记得自己那时候是怎么接过那个纸箱的,他打开纸箱看到的第一张照片,是一个刚上了大学的女孩儿,正在校园门前拍照。露出脚趾的细丝带凉鞋,贴身的牛仔裤,随意的花点衬衫,顺直乌黑长发,活泼俏皮的笑脸……

让白胜的脑海中只浮起那么一句话:我的梦中情人,就长的这样一张脸。

他之前很多次想要跟朱夜视频,或者讨要照片,但从没有一次成功过。朱夜总是说,要见面的时候才最后揭盅,他从没想过第一次看到朱夜的模样会是这样疼,这样难过!疼到了麻木,难过到了无法悲伤,那种滋味本该让人再也不想体会,但偏偏每当白胜一个人独处的时候,就忍不住想要记起那时候的感觉,一遍一遍的想,一次又一次的伤!

白胜回到了蜀山2里,整整七天七夜都在不间断的挥出“情人看剑”那一招。他本来以为自己创出的这一招已经够狠够绝,够毒够温柔。但是当他不知多少次挥出这一剑的时候,当他想起那一句“你要知道:至爱至恨,至爱至毒!”的时候,这一剑就有了新的变化,甚至白胜都感觉到这一招剑法有了自己的灵魂,在他的手中活了过来。

白胜从那时候起,很久不用剑只用钩,白胜自那次以后,再也没对人使出过“情人看剑”这一招。因为那一招不是给敌人用的,是给情人用的。

闲杂人等……根本不配!

这一招剑法!

至爱至恨,至爱至毒!

当白胜面对穿越后的最大敌人,甚至这个敌人强大到了几乎无法击倒的层次。当他忽然想要击倒这几乎不可能击倒的敌人,要完成心中的梦想,成为天下无双的剑客的那个时候。他发出的这一剑,不是他被誉为暗杀第一剑的流星,不是他剑术中气势最狂的惊雷,不是剑招最精巧完美的青楼十二杀,也不是最具灵气的燕子七掠水……而是这一招“情人看剑”。

没有缠绵无尽,温柔无尽的爱意使不出这一招,没有绝情绝意,恨断肝肠的心情使不出这一剑。

当白胜发出了这一剑的时候,就知道自己的这一剑是使给那个叫朱夜的女孩儿看,他想要告诉她,自己受了伤,发了狂,爱到恨,情到绝!纵然到了另外一个世界,亦不能抹去那心底的伤。

至于那位阴山黑魁老妖……只是误伤!

乌光黑煞钩一起,就划出了一个玄妙难言的弧形,黑虹惊掣,在极微小的范围内不断变化,每一次变化都会让那一股再也让人无言的剑意积蓄到一个新的巅峰。

阴山黑魁一路追杀,当他追赶到只差一刹就能击杀那两个逃走的男女时,就遇上了白胜发出的这一招“情人看剑”。白胜发出了这一招的时候,神情居然略有恍惚,嘴角含笑,似乎沉浸到了某种遐思中。阴山黑魁暗暗冷笑,本拟自己一出手,必然把两个小辈捏杀,但就在这一刻,他被“误伤”了。

没有人能躲过情人的一剑,因为这一剑不是发自敌人的手中,而是发自中剑者的心底,没有人能躲开自己心中的爱恨痴怨。乌光黑煞钩所化的黑虹,玄之又玄的划开了阴山黑魁的护身法术最薄弱的地方,狠狠的一勾,正中他的本体。

阴山黑魁猛然一声厉啸,黑云滚滚,倏忽就退了下去,他不得不退,也不敢不退。

昨夜他暗施手段,想要给这个不知来历的男人一个狠手,却被无声无息的吞了一缕意念。更被人家施展反击,斩碎了他四个纸兵。阴山黑魁回去了县衙中反思一夜,又驱遣小鬼暗暗跟随,这头老妖终于确定这两个小辈也不过就是炼气感应的修为,这才不顾一切的追杀下来。但他却没有想到,白胜只是一剑就伤了他的本体。他的本体藏在护身真煞所化的黑烟之中,本来是万难被敌人找真身,并且加以伤害的,但偏偏这个男人只用一剑就破了他的护身真煞,破了他所有的信心,在他的百炼神魂上留下了不可磨灭的烙印。阴山黑魁逃走的时候,心底不住的翻涌一个念头:“究竟是什么剑术如此厉害?究竟是什么人?居然能以感应级数的修为,伤到本王的阴神。这一剑……这个人,好生可怖。”

白胜看到黑云退走,从尹庆雪的独角喷云兽上跳了下来,他脸上露出微微的笑容,温柔和煦。尹庆雪不知道白胜这个时候想的那个女孩儿是谁,但是白胜此时流露给人的感觉非常非常的脆弱。她生出了一股想要把白胜抱在怀里,好好安慰的奇异感觉。一想到这里,尹庆雪就忍不住脸蛋通红。

良久,良久……之后!

白胜才忽然灿烂一笑,说道:“尹师妹,我们继续上路吧!阴山黑魁已经暂时被我击退,一时半会应该追不上来了。”

尹庆雪应了一声,看着白胜放出了自己的独角喷云兽,忽然生出另外一个感觉来,这个男人距离她好遥远,但是这种感觉只出现了一瞬,尹庆雪也很快就忘记了自己曾有过这种感觉。

白胜和尹庆雪并缰行出数十里,他偶然回头,隐隐还能看到一层黑烟淡淡缭绕。很明显,阴山黑魁虽然被他击退,但仍旧不肯罢休,贼心不死的追在了两人的身后。

收藏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