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 第三十四章 冲突与送礼 - 林家有女初修仙 七夕适合发多少红包
首页 书架

林家有女初修仙

第三十四章 冲突与送礼

收藏书签 字体:16+-

当着这么多人,宝嘉也不好解释,斜眼打量沐天南,呛道:“你谁啊,我们的事情需要你管?”

“啧啧,你也太不温柔了秦小姐,怪不得未婚夫都快被人抢走了。”沐天南摇摇头,一副我是为你好才说的表情,真的很欠揍。

林洛然眼中闪过一撮小火苗,这男人太可恶了,分明是要挑拨她们姐妹反目,其心可诛!

别说她和柳徵还没什么,就算是真动了心,知道是宝嘉的未婚夫之后,她又怎么会有什么别的想法?

见沐天南越说越不堪,柳徵面色不变,眼神也被镜片遮挡的很好,只有微皱的眉头泄露出了他的情绪。

“都围着干什么?散了,现在可不是上班时间。”柳徵在公司一向都很有威信,淡淡的两句话,让一众舍不得走的八婆恋恋不舍地散了,只有刘玫,临走还向林洛然投来一个担忧的眼神。

是自己惹下的事情,却要连累朋友们被编派,林洛然那一丝得了参种的回报心思被她丢到一边,可以说是颇为不喜这个姓沐的纨绔的做事方法了。

“怎么,你想要回参种?”林洛然站在台阶上,颇有些居高临下的意味。

沐天南不屑道:“不是要回,是追回贼赃,那参种明明就是被你这个小偷从我店里拿走的。”

林洛然冷笑:“虽然不知道你这纨绔少爷要几颗破种子干什么,就算那是你公司,我也是光明正大问售货员要的小样,任凭你说破天去,也是我占了理!”

她见沐天南脸上还有不忿,突然笑道:“几颗破种子,我早就随手丢了,你是再也找不到了,这可怎么办才好?”

被沐天南这样在公司一闹,林洛然想到自己这份对修行有利的工作,多半都保不住了,那原本的愧疚,现在都化成了幸灾乐祸,忍不住开口嘲讽了沐天南一番。

宝嘉和柳徵都不知道林洛然和这男人到底有什么纠葛,其实就算是林洛然自己,也不知道他一个俗世之人,要拿几颗充满灵气的参种干什么,对他纠缠着自己的做法很不解。

沐天南看她眯着眼笑的得意,又听说种子没有了,不管这消息是真是假,他那被人打脸的恼怒,就像是第七号台风从台湾上了岸,毫无阻挡的肆虐开来。

沐天南使劲盯了林洛然两眼,冷哼一声,转身返回了车里,一句话都没说,居然就这样扬长而去了。

此举出乎林洛然意料,反而是柳徵,推了推眼镜,状似无意说道:“我和宝嘉订婚,并没有外传,除了我家里,知道的都是宝嘉外公那一级别的人了。”

宝嘉也颇为忧心地望着林洛然,不知道该怎么开口解释。

林洛然蓦然反应过来,难道柳徵是在提醒她,知道他和宝嘉订婚的人很少,而且都还大有来头,那就是说,能这么快查清这些关系的姓沐的,岂不是更有势力?

看来自己一不小心又惹了一个大敌啊……想到艾丽发出的“封杀令”她还没解决,林洛然感觉最近自己很有走霉运的倾向。

但到此时,后悔无用,林洛然苦笑着对宝嘉二人说道:“我得到的参种确实和姓沐的有些渊源,现在却真的没办法还给他,这场冲突也就无可避免了。”

宝嘉了然拍了拍她肩膀:“我还不知道你为人?哪里是故意能贪别人东西的人,别担心,还有我们呢!”

明知道或许要和一个大势力对上,宝嘉还是义无反顾站在她这边,说不感动是骗人的,林洛然眼睛有些湿,正要说笑两句轻松气氛,却见宝嘉欲言又止,有些迟疑说道:

“哎,我和柳徵虽然订了婚,又不是你想的那种关系,你千万别误会啊……”

一句话说的林洛然一头黑线,什么叫自己别误会,这话解释的,让人还以为她真要横刀夺爱呢!

果然柳徵又开始推眼镜框了。

“我还有事,先走了。”说完后,第一次很没有风度的扔下林洛然和宝嘉,自己走了。

林洛然和宝嘉相视一眼,忍不住大笑起来,冲淡了不少先前低迷的气氛。

柳徵背着人,镜片下的双眼里,也含着一丝笑,就不知道是在为什么而高兴了。

……

林洛然还是没辞了珍宝轩的工作,虽然那些柜员们常常窃窃私语,让她这样淡然的人都感觉压力很大,但现在的地球,除非能躲到深山大泽里去,不然林洛然还真找不到比卖玉石的地方更适合修炼的地点了。

非常奇怪,那天姓沐的丢下两声冷哼消失后,林洛然一直担心他会出什么狠招,这些天却一直没有动静,让林洛然不得不渐渐放松了警惕。

不是说她粗心大意,而是她最近的事情太多了。

因为林洛然表现突出,周经理做主给她提前转了正,也就是说她现在已经有了独立销售珠宝玉器的资格了,每卖一件都会有提成。当然,风言风语都说是因为她不要脸去勾引小老板,才有这待遇的。

这样一来她白天耗费的精力就要多些,再加上早上要去公园学太极,下了班要去陪小正太,晚上要抓紧时间修炼,还要抽空去看R市最近的新楼盘,林洛然的时间表排的再紧不过了。

这种情况下,别说担心沐纨绔的报复,就是林洛然的空间,她在把现有的土地开辟的差不多后,种上了一些比较实用的药材和蔬菜后,都没有太多的时间去打理了。

空间现在只剩下最外面一圈儿还有一片原生的草地,被林洛然放置了青草编制的席子,用来堆放收获的蔬菜。还因为收获太多,送了许多给宝嘉和王姐。

小泉还是那样清澈,小树和它伴水而生,说不清是药铺还是菜园为重的土地上,各种药草和蔬菜互不干涉,各自安静地生长。

林洛然拿着一个铺了红绸子的木盒,拿不准是要拔哪株人参。

小人参们在空间安家落户快两个月了,按照时间比例来算,也就是都有五十年以上的年份了。在林洛然的印象中,百年才算老参,谁知道她前些日子去药店打听,现在的百年野参贵的不像话,还不容易买到真的,看样子五十年的也能送出手了。

林洛然学太极的老先生姓贾,她打算送棵自己种的人参做拜师礼,五十年份,不算很贵重,却更说不上廉价。

人参讲究根须俱全的品貌,这点林洛然还是知道的。小心翼翼将一株小人参连根拔起,没有弄断根须让林洛然很满意,她怕自己胡乱加工后反而流逝人参的药力,干脆就这样放进了锦盒里。

偏偏这日王妙娥又来找她,让林洛然更头疼了,她想起来,原来要准备的礼物,并不止是一份啊!

收藏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