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 第四十一章 暖居宴 - 林家有女初修仙 七夕适合发多少红包
首页 书架

林家有女初修仙

第四十一章 暖居宴

收藏书签 字体:16+-

说是有朋友来,林洛然以前的境况不好,好多同学本来就没怎么联系,这时候再去通知别人,反倒是有了炫耀的感觉,所以其实就是宝嘉和王姐她们要来。

但宝嘉身后还跟着的那个,西装笔直,戴着金丝眼镜的人,不是柳徵吗?

林爸林妈都见过宝嘉,知道她对林洛然好,都很喜欢宝嘉。但是见到柳徵这样斯文儒雅,明显和他们不是一个阶层的人,就有点拘束了。

幸好崔胖子今天有事没来,不然脖子上的那金项链也太晃人眼了。王妙娥虽然有钱,但看着黑黑壮壮,白瞎了身上的高档时装,倒是很投林妈的眼,感觉是一国的人。

柳徵提了两大袋礼物,叫“叔叔”和“阿姨”,温文尔雅,惹得李二婶背着人对林妈感叹,“小然现在了不得了,结交的都是有身份的人。”

将心比心,再好的关系,换了林妈看见李二婶家里陡然富贵了,也会起些小别扭,就拍了李二婶一下:“说的什么话,她就是再有身份,不还要喊你二婶?”

说得李二婶又安心摘菜起来。

柳徵不是碎嘴的人,此时看了这样精巧的宅子,坐在客厅里喝着茶,也忍不住微微翘起嘴角:“住着两千万的房子领着珍宝轩几千的工资,这个说出去可是为我们做宣传了,林大款姐要不要考虑下,配合起来我们也能炒作一把。”

看见林洛然脸红,宝嘉锤了一下柳徵一下:“柳大少,你家豪宅可不少,我可没这样膈应过你啊!”

柳徵就不说这个了,转而和王妙娥说些生意上的事情。原本省内是福满楼一家独大,自从柳氏进驻之后,渐渐和王妙娥崔胖子这样的散户结成同盟,所以几家有不少生意上的往来,倒是能说到一处儿去。

宝嘉看他们谈生意,就拉着林洛然要去厨房帮忙。至于林爸,性子沉闷又怕说错话给女儿丢脸,早牵着洛冬去后院钓鱼去了。

蔬菜不用说,都是出自林洛然的空间,现摘现做,新鲜的不得了。牛肉和排骨是宝嘉买来的,王姐则抱了一箱酒来,很符合她的行事作风嘛。

宝嘉也不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娇滴滴大小姐,淘米摘菜,甚至一些简单的菜式她都是会的。

林洛然她们去的时候,林妈正在给红烧肉收汁,瘦肉酥软,肥肉油得发亮却不腻人,正是林妈的拿手好菜,林洛然小时候家里条件不好,这样一碗红烧肉也只有过节才能吃呢。

柳徵和宝嘉,还有王姐,哪一个不是吃惯了城里的精细菜品长大的?林洛然怕他们吃不惯林妈的油腻菜,就让林妈休息一会儿,准备自己再炒两个菜。

宝嘉却不客气,“偷吃”了一块红烧肉,被烫的嗷嗷叫,还要对林妈竖起大拇指,惹得被夺了炒菜权本来还有些失落的林妈哈哈大笑。

林洛然拿了两株空间出产的大白菜,只选中间细嫩的部分切成细长条,隔水蒸熟了,在浇上酸爽的料汁儿,做了一道爽口大白菜,黄玉一样的质地的菜心,点缀两片香菜叶子,让人看了就赏心悦目。

至于没用上的叶子,宝嘉自告奋勇,那刀剁碎了,跑去喂锦鲤了。

本来喂鱼食时因为太肥有些懒洋洋的锦鲤,闻到空间白菜叶的味道,居然像发疯一样争抢。宝嘉一咋呼,引得李二婶都出去看热闹。

厨房里只剩下林洛然和林妈,林妈打量了一下客厅方向,悄悄拉着林洛然问柳徵和她什么关系。

林洛然额上冷汗,再三解释只是普通朋友,林妈似信非信,低头闷声剁排骨。

林洛然无奈拂额,只有告诉林妈,柳徵是宝嘉的未婚夫,林妈这才信了他们没关系。只是林洛然耳力好,还听见林妈嘀咕了一句“可惜了”,天知道她在可惜什么。

宝嘉和李二婶喂完鱼回来,林洛冬就蹦蹦跑回了厨房,手里还抱着一条有两三斤的大鲢鱼,小正太兴奋的小脸通红,满是期待地望着林洛然。

林爸在后面园子里钓鱼,林洛然温和问道:“是你们抓的吗?”

小正太点头:“林爸爸!”

他能对人说话已经是不容易了,林洛然也不勉强他,能听懂意思就成。这鱼看来果然是林爸钓的了,看那池塘水还比较清澈,哪知道还藏着这么大的鲢鱼。

看小洛冬抓住的鲢鱼滑溜溜的很吃力,林洛然一边拿个盆儿接过,一边对林妈说:“看来池塘里还有不少存货,哪天我们把水放了,慢慢抓!”

宝嘉点头,“抓鱼一定要叫我,哈哈。”

林洛然唾她一口:“你还是大小姐呢,一听这些比谁都激动!”

宝嘉女王就去作势要去挠她,惹得林妈和李二婶笑起来不说,连林洛冬小脸上都带着笑意。

林妈看着那条大鲢鱼,左右为难:“可惜是条鲢鱼,腥味太重了,不然清蒸也行。”

林洛然按着林妈肩膀:“您去休息,看我来做个鲢鱼火锅,保证没有腥味!”

李二婶听说要做这个,麻利地把鱼杀了,斩成了厚片,放在了用白酒、精盐、胡椒粉、香醋、姜葱调成的水里去腥味,林洛然又放了两勺啤酒。

宝嘉在一帮啧啧称奇,伸长了脖子准备也学一道拿手菜。就是林洛冬,也看得眼睛也不眨,惹得林洛然暗想,莫非这还是个爱好厨艺的男孩儿?

见宝嘉想学,又捞出了泡了两分钟的鱼肉,指挥她去码味。

李二婶一边笑道“她怎么会”,一边磕了一枚鸡蛋,只将鸡蛋清打在鱼肉上,一边又放调料。

宝嘉总算是抢到了一个搅拌的工作,一双长筷子搅动不亦乐乎,看见林洛冬感兴趣,又把筷子递给他,两个人都兴致很高。

林洛然切了一大盘泡姜、泡椒和酸菜待用,放了猪油和菜油炒香,又倒酸菜和各种配料,放了小米辣椒圈儿,最后掺入鲜汤。

等汤开了,鲢鱼煮3分钟就可以上桌,撒点香菜末,葱花,那香味就让人食指大动。

餐桌上。

王妙娥看见菜摆齐了,指着一盘凉拌西红柿,“这也是你拿给我家的那味道?”

林洛然点点头,王妙娥就专心对付面前的那盘西红柿了。

宝嘉嘴里咬着白菜,眼睛还盯着那鲢鱼火锅。李二婶看大家都往素材招呼,边吃红烧肉边想,这城里人却是怪,只吃素不吃肉。

咦,不对,怎么林家二老也专吃素?李二婶尝试着夹了一箸清炒菠菜,那股清香脆甜的味道,瞬间就让李二婶放弃了她的红烧肉,筷子一直没停下来。

这林家的素菜真好吃啊!李二婶满脑子就只剩下这个念头了。

吃过了晚饭,李二婶要明天回去,林洛然就去送柳徵他们。

王妙娥是行动派,吃饱喝足抱着一堆菜,一踩油门儿就走,早就没影子了。

冬天的R市虽然比不上北方滴水成冰,这样的晚上风却寒,柳徵开了车门,仿佛刚想起什么,扶着车门问道:“听崔夫人说你这次也要去?”

林洛然一时茫然,过了几秒钟才反应过来估计说的是这次的中缅边境行,便有些不好意思。她拿着柳氏开的工资,老是请假去干私事儿,都不知道怎么和柳徵交待了。

“我……”

柳徵似看出了她的窘然,微笑着说:“我见你对赌石很感兴趣,崔夫人也说你有天赋,不如就由柜员转作采料顾问,工资也是底薪加提成,如何?”其实王妙娥原话是,林洛然是吐美元的财神,运气好的不像话,不物及其用可惜了。

林洛然也早就感觉随着自己越来越忙,珠宝玉石销售的工作太没有弹性,已经不太适合自己了,只是一直舍不得珍宝轩对她而言不要钱的灵气,这时候听柳徵的话,这才是皆大欢喜。

她只需要每次到现场挑一些原石,不会太出挑,也不让柳氏亏本,就有了名正言顺到处吸取灵气的借口,对她来说简直太合适了。这是心里想什么来什么,林洛然怎么会拒绝,自然赶紧点头同意柳徵的意见。

“宝嘉去吗?”

宝嘉穿着厚厚的棉衣,还冻得直跺脚,牙齿不停打架:“不去了,过两天要和外公去帝都,还不知道啥时候回来呢!”

女王殿下很不雅观吸了下鼻子,嘿嘿笑两声:“你要帮我看紧柳徵,免得他看上云南妹,贴身看护最好啦。”

一句话说的柳徵推眼镜林洛然望天,拿眼横她一眼,回去了。

不提林洛然回去要怎样像林爸林妈解释,她怎么买得起这样的大房子,就说柳徵和宝嘉在路上,宝嘉眼尖,看见他嘴角的一丝笑意,瘪瘪嘴幽幽来句:

“喜欢人家就要早点说啊,矜持的人,连汤都没有喝的哦!”

惊得柳徵一个急刹车,差点撞上来路边的防护栏。一番惊魂,宝嘉也没料到自己随口一句话有这样的威力,缩缩脖子不说话了。

柳徵盯她一眼,想辩解些什么,又不知从何说起。

收藏书签